分享成功

吴久冰作品 | 《漫谈文学体裁》

之所以想到文学体裁这一话题,是近日收到一微友私信,说你的作文我常看,散文类的作品似好懂,诗歌类的作品,有的篇章不好懂。朋友虽是私信问我,但谈的其实已是一个公共话题,即作者想表达什么,读者应该如何阅读与欣赏。这已涉及到文艺理论、文学创作、阅读与欣赏等几门专业课程。我于文学纯属外行,就文学方面的理论学养、知识积累、创作体会等内容,可以说是不成体统,连饤饾拼凑也谈不上,说白了,于文学,脑中无思,目中无人,心中无数,腹中无物,口中无话,偶尔玩一玩,只能算是爱好,离特长还有十万八千里。
好在,与我讨论这一问题的朋友,其阅读也是业余爱好。于是,就从一个文学门外的业余爱好者角度,结合自己的作文实践、阅读体会、欣赏感受,谈一点自己对散文、诗歌及其它文学体裁之陋见,就教于发微信的朋友及其他朋友。
如果说,自己可勉强算一名文学业余爱好者,我已想不起具体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爱好的,如果把喜欢阅读算作文学爱好的起点,那么,我的文学爱好就可以上溯到小时候。我儿时,几乎没有任何人为组织的少儿节目、少儿娱乐活动,也没有玩具。无聊、单调、孤独、自发,是我儿少生活的大背景,无意间的认字、阅读,满足了我的好奇心,让我乐此不疲。所以,我的文学爱好,起步就是散漫的、杂乱无章的,我这种散、乱的爱好特色一直持续到青年、中年直至今日的老年时期。现在,我对各种文学体裁也是稀里糊涂,中学语文课时,老师教我们写作文,体裁大体为三类,记叙文,议论文,说明文,诗歌另为一类,这样,可以概括为四大类否?我不知道。
我自己作文,只是凭感觉大体把握一下,一“逗”到底、不论仄韵的,大概就是散文;严格注意行文字句的多寡、以情感或文理节奏为主及时转折分行,要遵守普遍的字数、行数、平仄、押韵、对仗、粘连等规则,这大概就是诗歌。但在作文或阅读的过程中,一旦投入,早就忘记了这些规则。所以,我写散文时,也不免冒出些四六句;写诗时,也常见拗句、拗字,读起来不免拗口,但也只能那样了。说白了,还是自己修养、学识、文学基本功不扎实所致。说不以文害意,甚至举陈子昂《登幽州台歌》的不押韵为例,不过是如我这样的文学“二把刀”为自己的不足找个台阶下而已。
大概在1981年,我19岁时,有幸聆听过蒋子龙先生的一次文学讲座。蒋子龙说,好的作品就如好的酱牛肉,色、香、味俱全,越嚼越有味道,当然,这需要好的食材、一锅老汤、秘制配方,特别是离不开大厨的高超厨艺。蒋子龙还讲了许多,但我只记住了这块酱牛肉,而且,这块酱牛肉直接影响了我后来的如何作文与如何阅读欣赏。
后来,我的文学爱好水平就始终覆盖在这块酱牛肉下。如,我的散文观,就是酱牛肉连肉带汤、带调料擓上一碗。直接喝汤的味道,便可知酱牛肉香味的大体来源,再看碗里的花椒粒、大料瓣、葱段、姜块,你就可直接细品酱牛肉中的杂陈五味,而且,还可再细细咂吧每一味的妙处。
诗则不同,诗是在食品已做熟后,还要借助一些精美的辅助工具,或笊篱、或漏勺捞在盘里,呈现给食客的当然就是几块酱牛肉,盘里无汤、无料,怎样的味道,全凭食客自己品尝,千人千口,即使是同一盘中的酱牛肉,每个食客品出的味道其实也不一样,倒不一定食客不懂这道菜,而是不见汤和调料,受厨师的影响就更少。即使厨师自己,若时间久了,回头品味自己亲手做的菜,他也不一定记得当初做菜时究竟兑了什么汤、放了什么调料,让厨师说说品自个菜品现在的味道,其实,此时感觉多半已与做这道菜时的初衷不完全一样了。
站在作者的角度,一般情况下,如厨师,要做什么菜,选什么食材,用什么调料,汤多汤少,火大火小,怎么来做,等等,在做饭前基本成竹在胸了。要写的文体是散文或诗歌,这是提笔前当然要清楚的,怎样写,尤其是怎样开篇,当然也会八九不离十,至于中间如何铺排,结尾如何打住,不知别的作者如何,我是大体有个轮廓,涉及到具体谴词造句、细节描写、摆事说理,则基本是跟着感觉走,但散文开首当然是散文的面目,行文中间也是散文的腰身、结尾也不能离散文的尾巴。倘若写诗,诗歌的格式当然也不能跑偏。
如此,原汁原味端给读者的,就是我想写的散文。更注意备料时的刀工,中间的微火、大火,食品好后,出锅、装盘也要小心翼翼,既然是美食,外观品相也很重要,诗也如此,最起码,按作者的最大诚意和水准,你精雕细琢后再呈现给读者,这就是我写的那些所谓诗歌。
小说在我看来,多是大餐,如果按中餐说法,则是满汉全席。不论中式满汉全席还是西式大餐,以我理解,还是要围绕牛肉这道主菜来做。当然,不一定拘于酱牛肉一格,烤牛排、涮牛肉、酱爆牛仔骨、炆火煨牛肉等均可。
既然是大餐、全席,当然就尽可能除去国别、种族、血缘、信仰、阶级、政党、领袖、肤色、语言、文字、历史、政治、工资、福利、社保、医保等等这些非个人主观意愿所控的因素。文学阅读中,小说的读者群可谓广大,我倒希望,不论是哪一位小说家,其作品最好不要有任何附加的排外条件,当然,写好了,让全人类爱读,如阿基米德的浮力定律、如欧几里德的欧氏几何、如牛顿的经典力学、如爱因斯坦的质能转换……哦,对不起,是我跑偏了,由小说谈到了科学。其实,小说与科学也不矛盾,莫言与杨振宁聊天,我们都能听懂。文学大体归在文科类,好的文科作品相互之间也不矛盾,如《圣经》,如《古兰经》,如《佛经》,只是认知有限的不同读者之间互相掐架而已。假如时空可以穿越,我相信,但丁、蒲松龄、曹雪芹、塞万提斯、雨果、巴尔扎克、列夫.托尔斯泰、狄更斯、卡夫卡、欧.亨利、海明威、沃尔芙、莫言等人坐在一起,一定可以谈得拢,因为他(她)们既是人间美食者,也是大餐、全席的高厨,他(她)们的每一道菜,不是做给某一个阶级、政党、领袖等饕餮之徒专用,而是让大众口味的全人类品尝。
当然,小说区别于其它文学体载,我认为主要还是指作品内涵的品质上,重点倒不一定在审美对象的内容庞杂和篇幅巨大。小说可分小小、短篇、中篇、长篇,但要素须基本具备。中国古人云,治大国若烹小鲜,说得也是凡事的要领,小说体裁完全可以借鉴。小说之所以区别于散文、诗歌,实质还在于文学基本要素的齐备,人物、情节、场景、背景、事件、想像空间……就如任何一席算得上美食的菜品,无论供一人私享还是供众人朵颐,最起码要考量这样几点基本要素,主、副食搭配,荤、素搭配,干、稀搭配,凉、热搭配,茶、酒当然也要备上,供食客自选。之所以成美味大餐,那选取食材的视野就要更加广博,看似简单一锅汤,其实厨家已比较过多处水源地,水源周围有否污染,水中含有多少种有益矿物质,等等,如此才成就了一席美食大餐,写小说也是如此。
我们说某某作家是大手笔,可以与之媲美的大师应该就是大餐高厨。我自己也爱读小说,但总觉得写小说太难,写小说对作者的要求更高一些。如此,我对写小说就望而却步了。
读哪一位大家的小说作品,都会将你带入一个新的广阔世界。以我有限的小说阅读体验,我对中国人、外国人的理性认知,很大程度上源自我曾经阅读过的那些中外小说,特别是对人性善、恶的深刻认知,更与阅读小说分不开。如此,我对那些小说大家便有了发自内心的尊重,相应地,对小说这种文学体裁,也就多了几分好奇、敬畏。
我读过的最短小说,大概也就是十几个字,阅读的具体时间、空间已忘掉,但小说内容约略记得:最近,人们都在传说,女王怀孕了,这是谁干的?这真是一篇好小说,要不,几十年了,我还记得。
我读过的中国小说,最长的就是四卷本的《红楼梦》,感觉像是在阅读中国版的百科全书。外国的小说,我读过篇幅较长的有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、大仲马的《基度山伯爵》、罗曼.罗兰约《约翰.克利斯朵夫》,这些小说篇幅虽长,但你一打开书本就再也不想脱手,记得那时我还年轻,被长篇小说吸引,废寝忘食、通宵达旦是常事,年轻真好,有长篇小说相伴的青春真美丽。
现在,我也说不清小说体裁的特点是什么,但小说吸引我的地方我能感受到,那就是书中人物迭荡起伏的命运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。如果非要概括小说这种文学体裁的特点,那我只能说:抓人心。如果再回到我的酱牛肉水平,我只能说,小说的特点就是:吊人胃口。
当然,对于一个稍有阅读常识的人来说,我们阅读过的文学体裁远不止散文、诗歌、小说三种。比如还有回忆录,人物传记(包括自传),报告文学,通讯,杂文,文学评论等等;还有童话,寓言,书信,日记等等。从读者群角度划分,还可分成人类读物、儿童文学等。这不同的文学体裁,当然各有特点,否则就不会各冠其名。
回忆录、人物传记(含自传)、报告文学、通讯、日记、书信等文体,其共同特点是写实,故可归为纪实文学一大类。人们普遍达成共识,纪实文学就应该写实,所以,虚构、编造便是这种文体的大忌。也正因为人们普遍认为纪实文学写实,所以,有的人或人们就以纪实文学的形式美化自己或自己人。如此,便有了许多以虚假为特色的伟人、名人回忆录,假日记、假书信也层出不穷。这样,我就很难概括纪实文学这一体裁的特点,倘说写实,但明明有那么多假回忆录、假传记、假书信、假日记等等货色堂而皇之地矗立于纪实文学之林。倘说纪实文学的特点就是虚假,这又有点不合逻辑。如果非要找出纪实文学的特点,那最起码得分门别类来进行,如中国的、外国的;如老干部写的、作家写的;如官方的、民间的;如钦定的、自发的……我们还可以细分许多类,不过,无论多少类,其实,纪实文学的特点就两点:或真,或假。
寓言、童话似乎都可归在儿童文学一类。至现在,我也搞不清,儿堂文学是不是文学体裁的一种,若是,儿童文学多是由成人写就,读者也有成人,那为什么起儿童文学这样一个名称呢?若不是一种独立文学体裁,为什么还独立命名呢?如果从写作内容上来分,儿童文学也并不都是描写儿童生活,《皇帝的新衣》,就是成人生活。
依我看,儿童文学的最大特点还是表现在作品内容中的童真性。童真是全人类儿童的普遍天性,但中国的孩子例外,中国的孩子成熟早,政治思想觉悟高,这大概也是儿童文学在外国比在中国发达的原因所在。刘文学若是童真,就不可能把地主婆摘辣椒定性为偷辣椒,更不会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。如果非要概括儿童文学这一文体的特点,最起码要分两类,外国儿童文学的特点是童真性,中国儿童文学的特点是小大人。
戏剧也应当是文学中的一种,所以,作家中又细分出剧作家一支。记得剧作家沙叶新先生还将自己的书房戏称为“善作剧楼”,其对立面应该是“恶作剧坊”。我对中国的“善作剧”家了解并不多,能数得出来的,不过就是关汉卿、汤显祖、洪昇、孔尚任、李渔、王实甫、曹禺、老舍、陈白尘、田汉、沙叶新、魏明伦、宗福先等几人而已,最喜欢阅读的剧本是关汉卿的《窦娥冤》、沙叶新的《假如我是真的》。
外国戏剧我知道的更少,听说过古希腊三大悲剧家,记不全,今日里为作文查资料,才又想起,埃斯库罗斯、索福克勒斯、欧里庇得斯。莎士比亚,当然是世人公认的文豪,其突出成就还在戏剧上,莎翁善作剧已不局限于悲剧、喜剧这样的人为小框框,莎剧就是开天辟地,宇宙洪荒。后来,还知道一、二位其它外国善作剧者,阿瑟.米勒,安德鲁.劳埃德.韦伯…坦率地说,以上外国剧作家,我多是闲书上得知,人家的伟大剧作我很少通本涉猎。
所以,我对戏剧这一文学体载的认知,只能从我读过的中国剧本说起。戏剧的最大特点,就是那句中国话“戏剧性”,戏剧性大概就是出乎预料、合乎情理。
据现代文学史专家说,杂文作为一种独立文体,应该始于鲁迅。当然,任何一种文体,都不可能平地一声雷。鲁迅的杂文,其实与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四书、五经,特别是流行于明、清的随笔、小品文密切相关,只不过,司马迁针砭的是汉代的时弊,袁中道针砭的是明末清初的时弊,鲁迅针砭的是现代中国的时弊,令人感觉魔幻的是,鲁迅杂文好像也是为当代中国所写。幸亏鲁迅死得早,否则,要么闭嘴,要么坐牢。从鲁迅弟子后来的先后落魄,大体可猜出假如鲁迅活着的结局。
杂文大多数应归议论文一类,读杂文便可知你闻听、亲历、预料的每一件事,其是什么、为什么、怎么样。所以,杂文时代在今天过时,顺其自然。
杂文这种文体的特点,其实就是鲁迅及其著作的特点,对其概括,毛先生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已说透,此处不再置喙。
说明文作为一种作文体裁,已不在狭义的文学体裁范畴,此处不再赘言。但我个人爱读说明文,已与文学无关,因为,阿基米德、牛顿、爱因斯坦等人归类为科学家,多高的成就也与诺贝尔文学奖无缘,诺贝尔科学奖不涉文学体裁。
朋友,诗歌也不是不好懂,你读出的样子,就是那首诗的一面。阅读文学作品不是全息摄影,你读出什么就是什么。
看窗外蓝天白云,是诗歌?散文?小说?……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……
2021.8.20下午蓝天白云时
本文来自网友发表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,如存在侵权问题,请与本网站联系删除!
支持楼主

2人支持

阅读原文 阅读 34122 回复 0
举报
全部评论
  • 默认
  • 最新
  • 楼主
你的热评
游客
发表评论
最热包头圈
  • 2021年最后一个月,向着美好出发#点赞互捞,我们一起上热门# #干饭人的日常# #正能量语录# 加油💪

    诗画草原

    13
  • 美好的一天从签到开始!☀

    心雨看海

    13
  • 分享了图片

    风一样自由(﹏)

    12
  • 分享了图片

    空山新雨123

    11
  • 每天一条包头圈

    绚丽风采

    10
  • 分享了图片

    多彩

    10
  • 十二月你好!#点赞互捞,我们一起上热门#

    孟锦惠

    9
  • #点赞互捞,我们一起上热门#

    周艳

    8
  • #手机摄影达人#

    周艳

    8
  • 打卡签到#每天一条包头圈#

    鸿雁薇翱翔

    8
热点推荐

安装应用

随时关注身边时事,认识有趣的人!

免费下载自由发
这是app专享内容啦!
你可以下载app,更多精彩任你挑!
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!
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!
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!
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!